南京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?南京是一座聪慧浪漫之城!

南京,六朝烟水、十朝古都。 但是非要用一个词来概括南京,总是很难。是历史悠久?还是人杰地灵、钟灵毓秀?这些词也总只能概括一个方面。 如果从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身上看,他们都有一种独特的智慧。 南京人,常常自嘲为“南京大萝卜”。 这是有个小传说的:某个朝代,百姓每年都要向朝廷交纳萝卜。各地的老百姓都想方设法偷税,上交很小很小的萝卜,结果朝廷就免收当地的萝卜。而南京的百姓却上交最大最好的萝卜。许多外地老百姓就嘲笑南京人傻,说南京人大萝卜。 你以为南京人真的傻,那就错了,没有投机耍滑的小聪明,把契约精神贯彻到底,恰巧是一种大智慧。否则,这里就不会成为中国古往今来最富庶的地方之一。 南京是中国历史上状元最多的城市,多达20余位,你猜这座城里的人,是真笨还是假笨? 所谓南京大萝卜,不过是调侃自己的一种浪漫说法罢了。 在新街口,有一位老大爷,名叫陈祖金。无论风雨,每天都在路边“上班”几个小时,为人义务指路。 陈祖金每天给五六十人指路,被赞为南京“最美老大爷”。 其实,他就是南京人的缩影。如果遇到有人问路,南京人会告诉你往哪走,到第几个路口拐弯,路口有什么标记都讲得清清楚楚,怕你,还会带着你走一段…… 在这座城市里,总有那么一些人在默默奉献,也总有那么一些人在默默行善,这是南京人的本质。与人而愈有,这是南京人刻在骨子里的聪慧与善良。 其实,想明白了就会发现,南京人在给予的同时,也就是在获得快乐。 在闹市之中伸手助人,或者去西藏晒黑自己“洗涤”灵魂,你觉得哪种方式更浪漫?我选前者。 “博爱”是孙中山先生为南京定下的基调。 而南京以博大的气度容纳着来自不同地区的人和不同的风俗文化,进一步验证了“博爱之都”的名不虚传。 南京人不排外,对外地人不歧视、不抵触,不管对待北上广还是345线城市的外来者,南京人都没有“另眼相待”。 甚至南京人还会称自己是“徽京”,并在“大内斗省”之内斗中一边排队买鸭子一边说一句“不存在”。 在网上搜索“南京 排外”,得到的结果几乎都是一边倒——“南京人不排外”,被称为中国最不排外的四大城市之一。更有网友给出了这种接地气的答案:“南京人是大萝卜,交个南京人做朋友是有好处的。” 而我,倒是更愿意把这种土气的说法,描绘成法国式浪漫:自由、平等、博爱。 “多大事啊”,“烦不了”。 2009年的时候,第一部南京本土电影上映,片名就是南京人的口头禅“多大事啊”。故事的主人公们挣大钱的努力一再落空,但对他们这些南京小杆子们而言,不过是一句“多大事啊”,一切重新来过。 明朝的顾起元在《客座赘语》中说:“南都(南京)风尚,最为醇厚。” 或许是看惯了历史兴衰,朝代更迭,或许是从古至今,多次的南北东西大交融,不与人计较的南京人继承了超然脱俗的魏晋遗风,所以南京人总有一股闲适之气,仿佛天生的名士。 这股气是学不来的,更是装不来的。著名作家叶兆言曾在《南京人》中说,南京大萝卜在某种意义上,是六朝人物精神在民间的残留,是“菜佣酒保,都有六朝烟水气”。 历史悠久的南京城,什么样的辉煌和苦难都经历过。在南京人眼中,生活就是平平常常,低谷和高潮都只是生命的起伏,如河水的涟漪,如大海的波浪,都不过是过眼云烟。 这数千年的风云变幻,这一生的坎坷蹉跎,到了他们那里,都可化作淡淡一句:多大事啊!烦不了! 最近,支付宝在南京出现了一组特别的对话广告,这组广告采用手机聊天截图的形式,代入熟悉的生活场景,画面简单易懂。 在南京街头出现没多久,不少南京市民“看不下去”了,按捺不住南京人特有的浪漫幽默感——竟用马克笔在广告中的对话框内,留下了“求生欲很强”的神回复,让网友不禁调侃:这是南京人的土味情话?! “你不爱我了!居然不问我为什么去医院??” 这种土味情话最近在全国都很流行,为什么出现在南京就让人觉得很浪漫? 因为1700年前,在桃叶渡,王献之写过“桃叶复桃叶,渡江不用楫。但渡无所苦,我自迎接汝。”这样的情话; 在恢弘的盛唐,豪迈万丈的李白来到南京的长干里,也写过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。”这样的情话; 在石婆婆巷20号,张爱玲写过“愿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”这样的情话。 甚至不会写情话蒋介石,还送给宋美龄一条“项链”,作为他的情话。 在这座城市里,情话写了千年,早已成为一种传统。 所以,南京人的智慧,总是融于生活之中,无论秉持着春秋大义旗号的一国之君,还是拥有义薄云天气概的侠士,来到这里总要被南京的气质同化。 那些话不过是千百年来其中一个景物而已。它帮助南京人生活更便利,南京人便随手赠予一点小金句。 南京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?南京是一座聪慧浪漫之城。